返回顶部
首页新闻仕 鉴 > 正文
分享
贪官的“表妹” 记者:陆洋        2016-12-08 标签:仕 鉴


“寡人之疾”埋葬官途

今年8月11日,吉林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河北省委原常委、秘书长景春华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检方指控:景春华单独或通过其妻非法收受财物6054.7598万元,另有8635.7137万元财产不能说明来源。景春华当庭表示认罪悔罪。

景春华落马前的几年里,人们对他的印象是:身材高大、能说会道,按上海人的话说,就是很有“腔调”。年轻时,他为抢出一车煤不怕牺牲、深入火线,在唐山大地震时荣立一等功。后来出现在法庭时,景春华一脸沧桑,头发竟然全白了。见者难免发出感慨:“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这位河北省委原常委、秘书长,于2015年3月落马。据调查,景春华所贪污赃款历时13年,由31个单位和个人送出,可谓来者不拒。31个单位和个人,是个什么量级?判决周永康时,证实他与妻儿收受蒋洁敏等5人的贿赂;判决令计划时,被点名送钱的包括白恩培、霍克等7人。相比之下,景春华“广交朋友”的功夫已经达到了一定境界。

贪官必有情妇,这是铁律,景春华也概莫能外。去年3月景春华落马后就有多家媒体报道,一个自称是景春华“表妹”的人开设公司倒卖工业用地指标。2013年底,这位“表妹”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据媒体报道,“表妹”实则是景春华的情妇。“景春华落马,或与这位‘表妹’有关”,更有知情者透露,景春华的“表妹”名叫吴小丽,长得妖娆多姿,人见人爱。

景春华在河北官场深耕了42年之久,曾担任过承德市和衡水市市长,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在官场腐败之风盛行之际,他也患上了寡人之疾。

在向景春华送钱的单位中,有一个河北省昌悦房地产有限公司。该公司地处廊坊市,而景春华长期在承德、衡水等地工作,与廊坊并无交集,为何会有廊坊的公司给他送钱呢?事实上,吴小丽在廊坊有一间土地整理公司,专门倒卖工业用地指标,于2013年底被有关部门带走。“表妹”被抓,导致廊坊一批官员落马,亦是景春华落马的前奏。在这之前,廊坊市一市委常委(曾任分管城建副市长)、建设局原局长、廊坊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同陷窝案,均与“表妹”有关。

而在对景春华的指控中,也有“为他人在承揽工程、企业发展经营等事项上谋取利益”的表述。很显然,吴小丽通过开设公司倒卖工业用地指标获利。

在河北,很多人都知道,像“表妹”这样自称与景春华关系密切的人不少,从他收受31家单位和个人贿赂的事实来看,“朋友圈”确实挺广,而正是这样的“朋友圈”,让他被举报不断,乃至最后落马。

景春华落马后,周本顺曾称看景春华的结局,每个干部都要猛醒,如今,周的话对他自己而言堪称绝妙的讽刺。随着落马官员的不断增加,更多的官场艳史被媒体曝光。

“花边新闻”折射监管漏洞

贪官与“表妹”之间的前车之鉴数不胜数。原贵州省政协主席黄瑶的落马与多位“干女儿”扯不清,原安徽宣州市委书记赵增的落马也有“干女儿”之功,原湖南烟草大王黄大康也因“干女儿”的淫乱日记而东窗事发,原首都钢铁公司北钢公司党委书记管志诚被两个“干女儿”送上了黄泉路……而再看看贪官与“表妹们”之间的故事情节,几乎都是同一种路径。

权色交易、钱色交易已成为落马官员中的常见现象。据统计,十八大后落马109名省部级官员中,至少有39人涉“权色、钱色交易”或“通奸”。

原南京市长季建业一案也曾牵扯到“表妹”问题。据媒体报道,季建业为官期间,不仅仅利用职权受贿严重违纪,并且还包养数名情人,甚至与某些女高官通奸,私生活极为淫乱奢侈。

据扬州市知情人士称,季在扬州时就有公开的情妇。其中一名据称原是市政府办公室的打字员,皮肤白皙,送文件时常绕过秘书亲自送给季,后获季提拔为该市发改委副主任。另一招待所服务员也被提拔至瘦西湖景区管委会任职。此外,扬州市环保局原局长金秋芬也被曝为季建业情妇之一。

如同景春华的情妇倒卖工业用地指标一般,季建业的众多情妇是从权力中直接获利还是打着官员的幌子在四处招摇撞骗?其实这都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官员其实早就已经知晓青春年华的少女、少妇抛家弃子的追逐相伴,其实并非是看上了自己英俊的外表或是不凡的谈吐,她们不过眼热的是自己手中的权力。在官员乐于享受美色之时,他们早就已经知晓要牺牲权力。

权力是味最好的春药,权力导致腐败。官员与情妇走到一起如若是雷政富般“因为爱情”的话,那不过是一个可笑的笑话。在对官员与情妇的定性中,有关部门应当仔细明辨在这感情幌子的里面,究竟伴随着怎样的利益纠葛。总而言之,权色交易的背后就是权力出让、权力滥用,对于社会的危害极大,而官员与情妇之间的“花边新闻”频现折射出的是对于权色交易监管的漏洞。如果不能够对权色交易在刑法立法上有所体现,反而仅仅用社会道德问题予以定性,太过于避重就轻,难以符合事实逻辑。

季建业在接受组织调查期间,写出了万余字的《我的悔过书》。其中写道:“私念像精神鸦片,麻痹了我,使我灵魂出窍,闯下大祸;私念像脱缰的野马拉着我奔向深渊,私念、私欲成了毁掉我人生的导火线,成了万恶之源。”这篇文章成为了反腐倡廉教育的“典型教材”,可惜的是,被载入史册的季建业将是个永恒的“贪腐的”南京市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