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封面故事 > 正文
2017中国娱乐报告 记者:海欣       2018-01-03      点击量:810次 标签:封面故事


▲《战狼2》56亿的票房极大地增强了观众对国产片的信心。


▲荣耀归于演技派,成为2017年中国影视领域最大的世道人心。


500亿票房的“一根刺”

2017年的贺岁档是老导演集体出没的一年。

袁和平联手徐克耗时七年完成了影片《奇门遁甲》,陈凯歌为《妖猫传》耗时6年斥巨资打造了唐城,冯小刚用《芳华》兑现了自己对青春的缅怀。其中,又以《芳华》独领风骚——截至20171228日,《芳华》总票房突破10亿,成功打入2017年票房前十,打破文艺片票房纪录,也成为冯小刚导演生涯中票房最高的作品。

暑期档,《战狼2》探测了电影市场的“水深”:56亿——《战狼2》单片就贡献了暑期档34%的票房,同时极大程度地调动了观众的观影热情,增强了观众对国产片的信心。

相比较数字,电影质量更值得关注。2017年,《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鲛珠传》等高价版权改编作品,遭到了票房无情抛弃,也引起舆论较为深刻的探讨。“小鲜肉+大制作+IP”的公式失灵,建立在“粉丝经济”基础之上的兑现套路在影视制作当中逐渐失效,有人说这是趁火打劫者被市场打劫了,市场显示了公正的力量。

同时,进口大片的吸金能力开始下降。在“特供3D”“全球超前点映”等专门针对内地市场的手段造就的泡沫渐渐消失后,进口大片模式化严重、创新续航能力不足等短板被广泛诟病。《速度与激情8》《蜘蛛侠:英雄归来》《正义联盟》等好莱坞大片口碑与票房都不复当年之勇。反观2017年惊艳登场的两部电影——印度的《摔跤吧!爸爸》和泰国的《天才枪手》,国内观众对于进口影片的审美喜好和消费需求的转变可见一斑。

恐怕没人会想到,以《二十二》《冈仁波齐》等为代表的小众题材电影,在上映后不仅收获了不错的票房成绩,而且获得了很好的口碑。以现实主义手法表现现实的《嘉年华》为例,它是一部电影,也是一根刺。它正视社会伤疤,刺醒麻木心灵,引发了观众对其背后社会机制与观念的反思。可以说,创作和制作的多元化逐渐培育了观影和评价的分众,这部分消费力量有一个周期性的生长过程,有望成为中国电影产业良性成长的动力所在。

电影是一门艺术,也是一门工业。2017年,中国电影票房首次突破500亿大关,较2016年同期增长19%。回想2007年,那时的中国电影票房还只有33.27亿。当越来越多的人习惯了在周末带上伴侣、朋友一起走进电影院,当“看场大片”成为当下流行的亲子共享、亲情沟通方式,2017年的电影市场适时发出了新的声音:向质量回归,向艺术靠拢。


▲截至2017年12月28日,《芳华》总票房突破10亿,成功打入2017年票房前十。


“达康书记”们的年度表情包

《人民的名义》俨然是2017年一部现象级电视剧,该剧的全国网和城市网收视率都破4,远远超过IP大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孤芳不自赏》,成为2017年的电视剧收视冠军。

《人民的名义》能够异军突起,跟其题材优势有关。在反腐的大背景下,最高检嘱意拍摄,“十三年来第一部被解封的反腐剧”“直面当代中国官场的腐败现象”“直接捅到副国级”等宣传口号,也令该剧吸睛指数直增。

与此同时,《人民的名义》打造出的“达康书记”火了。

他有理想、接地气;他霸道耿直、作风强硬、敢干敢说、敢爱敢恨;他声线美、颜值高、模特身材大长腿,每道眼神都是戏。达康书记从一片消费主义的浮华世相中脱颖而出,将现实主义的深度与理想主义的温度融为一体,让人们看到人性的光辉、正义的力量。

凭着老戏骨的精湛技艺,表演艺术家吴刚与编剧周梅森、导演李路一起,共同塑造了达康书记这一2017年中国荧屏最深入人心的艺术形象,也让这个角色成为最受欢迎的年度表情包,成为最令人难忘的中国脸。

相形之下,今年几位小鲜肉出演的几部大投资、大制作的影视剧,除了口碑差以外,无论是网络点击率还是收视率,都远远未达预期。

鹿晗、古力娜扎主演的《择天记》,耗资4亿元人民币,在湖南卫视这样的平台上播出,收视率却始终在1%左右徘徊。单看这收视率似乎还马马虎虎,可相较于4亿元的投资,实在是太不划算。

张艺兴、陈都灵主演的翻拍剧《求婚大作战》,中等投资,收视率更加惨不忍睹。首播时收视率在0.5%,之后下滑到0.3%左右。其在豆瓣上的评分与《择天记》倒是很接近,徘徊在4.5分左右。

马可、张馨予主演的《思美人》,接档大热剧《人民的名义》。要知道《人民的名义》最后几集收视率都突破6%,市场份额都是在20%左右。《人民的名义》大结局当晚,《思美人》播出第一集,收视率2.11%,不功不过。可接下来几集的收视率直接断崖下滑到0.6-0.8%区间,这下跌程度真叫人跌破眼镜。

在快速上行的中国社会里,整个社会语境都在讨好年轻人,对他们格外器重、格外宽容。IP最火的那几年,很多老戏骨一度没工开,侯勇就曾三年没有拍戏,颜丙燕也停工一整年。

荣耀归于演技派,这是2017年中国影视领域最大的世道人心。吴刚、于和伟、苗侨伟等老戏骨成为一股股清流,一改小鲜肉霸屏的歪风,把越来越多的好戏带给了观众。除了这些早已成名的老戏骨,雷佳音、周一围、宁理等新生代戏骨也因为精湛的演技而爆红。

鲜肉养眼,这符合人类的最基本需求,但光有肉没有骨头,也是不行的。老戏骨的存在,是整个社会相对成熟的明证。并非年轻的就一定是好的,老戏骨的流行提供了另一种价值判断——对匠人精神和专业能力的认同和尊崇。


▲某种意义上讲,《王者荣耀》已经成为2017年度文化符号。


戏精的人设崩塌与亲密人际关系的多元化选择

2017是戏精的时代,也是戏精演不下去的时代。

明星的人设纷纷崩塌,再也演不下去了。薛之谦求锤得锤,靳东装文化人,郑爽放飞自我,明星的人设越来越难欺骗中国观众。

不过,对于暴露在公众视线中的几桩爱情事件,依然有很多吃瓜群众奔忙——他们因鹿晗恋爱而痛哭,也为张翰分手撒花;探听余文乐新婚妻子的“黑料”,也不忘忙里偷闲追一集林志玲言承旭疑似复合的大型偶像剧……

在他人的爱情中激动了一整年的我们,又将如何评价自己在2017年的爱情?

2017年,中国适婚人群的单身数量增至2亿,相当于俄罗斯和英国人口总和。其中,自称“8090后空巢老人”的这一群体觉得全世界都围绕着他们的婚恋问题打转。超八成适龄青年被催过婚,共青团中央也曾发话要帮助大龄未婚青年寻找伴侣。“找对象了吗?”成为灼人心扉的灵魂拷问。

他们尤为反感父母热衷的相亲角。当爸妈还把婚姻幸福的重点寄托在“有房有车的女婿”或“北京户口的儿媳”时,他们的子女早已明白,个体越来越独立,婚姻已经从简单的寄生,变成了势均力敌的合作关系。

“三观契合”正代替经济条件成为90后首要择偶因素。据调查,34%90后认为另一半勤劳上进最重要,车和房可以共同努力。越来越多的单身女孩不介意被揶揄为“剩女”,也不准备做“被年龄焦虑毁掉的中国女人”,独立女性俞飞鸿是她们的最新偶像。

当婚姻从一件到了年纪顺势而为的“人生大事”,变成一种可以选择的生活方式,即使没有出轨,没有婆媳冲突,没有穷到过不下去,没有因三观不合而争吵,在茶米油盐中日益增长的厌倦,依然可能让爱情悄无声息地走到尽头。

于是,微博上网红夫妻“老夏与脆鹅”的日常更能戳中人心。96岁患有老年痴呆的老夏什么都忘了,唯独天天喊着老伴儿,一句 “她嫁我,我讨她,很幸福了”让网友大呼这就是爱情的模样。 

据统计,2017年上半年全国有558万对新婚夫妇,以及185万对夫妇离婚。这就是说,每三对情侣领结婚证,就有一对夫妻办离婚。

单身、恋爱、结婚和离婚正在逐渐褪去它们长久以来的褒贬色彩,成为一种私人选择和生活方式。结婚并非人生赢家,离婚不是爱情失败,单身和离婚同样可以很幸福。

一个亲密人际关系的多元化选择时代正在到来。

民谣情怀与游戏精神

2017年春天,一首《成都》的爆红引发了无数人的民谣情怀。

更难得的是《成都》所带来的网络口碑。仅在网易云音乐的《成都》页面上,就有22万多条评论,置顶的一条评论,收获了31万个赞。有听众留下这样的评论:“当初一首郝云的《去大理》,让我义无反顾地背起行囊去了云南。现在听到赵雷的《成都》,好吧,我正在订机票。”

北京有汪峰的《北京北京》、信乐团的《北京一夜》;上海有顶楼马戏团乐队的《上海童年》;广州有《石牌桥》;南京有李志的《你离开了南京,从此没有人和我说话》;大理有郝云的《去大理》;丽江有赵雷的《再也不想去丽江》;拉萨有郑钧的《回到拉萨》……似乎每个城市都有属于自己的民谣和歌手。

民谣歌手是流浪者,是歌者,是诗人,也是城市的塑造者。他们吟唱的,是城市的呼吸,是低语,是对异乡人的怜惜与慰藉。他们点亮了一个地名,催生了一种欲望,击中了一种情绪。远方之愁、情爱之殇、离别之痛、孤独之惑,让城市和民谣一再相通、共鸣,相互成就。

对我们来说,民谣成为一种社交,一种生产力,一种生活方式。2017年,同样改变我们生活的还有一款国民级手游——《王者荣耀》。

自电子游戏诞生一来,它就背负着“电子毒品”的罪名。2017年,由腾讯出品的《王者荣耀》,让“竖屏刷微信,横屏玩王者”成为大众之间约定俗成的生活习惯,电子游戏终于沉冤得雪。说《王者荣耀》已成为腾讯继QQ和微信后的“第三款社交软件”也是毫不夸张的。

朋友聚会,以游戏开场,其中趣事足以支撑整个晚上的谈资;“年轻态”的公司将“五五开黑”作为团建、年会的必备节目;夜深人静,独守阑珊时,与队友开麦推塔寻找安慰;甚至有企业招聘,都将《王者荣耀》作为考核标准……这般现象级的文化渗透让生活因《王者荣耀》而变得不那么一样。

通过其独有的社交魅力,《王者荣耀》让2亿玩家不受距离与空间的限制,在短时间内迅速消除人与人之间的情感隔阂,建立共同爱好的朋友圈,提供源源不断的话题,维系情感热度。通过《王者荣耀》,玩家间形成了独具特色的“王者交流圈”,这让社交变得更加简单自然。

在当今泛娱乐化时代,《王者荣耀》依托于文化的力量,从产品自身文化,到传统文化,再到泛娱乐文化,《王者荣耀》文化链条已然形成。某种意义上讲,《王者荣耀》已经成为了一种文化符号。在不断拓展泛娱乐领域的过程中,点点滴滴渗透于我们的生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