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首页 > 封面故事
封面故事
百年山大的校与城
济南、青岛、威海,这是百年山大的三个“根据地”,这三座城市赋予了山大不同的特质。正如英国教育家阿什比说:“任何类型的大学都是遗传与环境的产物”。大学的形成过程并非一成不变,而是对周围环境的有意识的适应,不断改造自身,形成具有自己特色的风格和长处。
来源:        作者:江寒秋        时间:2018年07月05日
青烟威大学群
普遍的观点认为:在社会经济转型期的当前,一座城市拥有大学的数量和质量,往往直接关乎其科研创新力、社会影响力以及城市活力等等,而这几股力量的交织,最终又会决定这座城市未来的发展。事关城市发展未来,近几年,青岛、烟台、威海等地落户高校不断增加,大学集聚效应初显。
来源:        作者:许诺        时间:2018年07月04日
失落与奋起:山东高校的浴火重生
城市是大学生存发展的载体,大学是城市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城市的文化中心之一,肩负着代表城市文化形象、提升城市文化品位、为城市发展提供智力支持的责任。当大学成为“城”,一种新的关系模式就此形成。 十几年来,长清大学城是山东高校发展的缩影,出现了一系列问题,遇到了很多坎坷,也在不断向“文化自由生长,没有围墙”的大学城迈进。由此扩展到济南、山东,高校发展滞后,人才结构匮乏,...
来源:        作者:吴永强        时间:2018年07月04日
崔兆森:三代人的记忆博物馆
在经七纬五春元里社区的一处400平的地下室内,济南人崔兆森不仅为家人整理了档案,还将一家人生活点滴的物品、承载着上世纪年代的老物件一一搬进家庭博物馆。 这座由父亲建造的家庭博物馆,虽然视若普通,却承载着不平凡的感动:让我们铭记我们从哪里走来,又将怎样走下去。
来源:        作者:张翠翠        时间:2018年06月27日
鲁商:“左手论语、右手算盘”
在中国人的意识里,家与国是联系在一起的。企业家的家风,可以成为企业家的隐性财富和软性竞争力;特别是那些掌控着家族企业的企业家,无论是世代流传的,还是亲手缔造的,“家风”,在某种程度上也展现于其所在企业内在的文化和精神。 家风,如果靠金钱的堆砌和物质的挥霍,肯定无法形成。由“富”到“贵”,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但假如有了家风,那么它就是一个家族财富最忠诚的守护者。
来源:        作者:许诺        时间:2018年06月27日
孟洛川家族:一代儒商的家风滋养
瑞蚨祥名头大,经营绸缎、洋货、皮货、百货,梅兰芳、宋氏姐妹皆是主顾。孟洛川治商严,“至诚至上,货真价实,言不二价,童叟无欺”的宗旨延续百年。在那些富于传奇性质的故事和经验中,我们可以梳理出一代儒商的家族基因与世家传承。
来源:        作者:王欣芳        时间:2018年06月27日
蒲家庄:文学家族传承记
一个作家,一个村庄,300余年光阴。中国文学史中,不会有第二个像蒲松龄一样伟大的短篇小说家,也不会有像蒲家庄一样著名的文学之村。蒲松龄的精神在这个村里不断流传,形成了历久弥新的文化场域。其后人不断延续先祖遗志,为聊斋文化的发扬做出了贡献。
来源:        作者:吴永强        时间:2018年06月27日
家风里的文脉与国运
作为塑造中华文化主脉的山东,一山一水一圣人,从精神到骨骼,构建了中国人的精神世界与家国秩序,同时,作为老革命根据地的山东,红色精神在这里根基深厚。 时代风云变幻,家风随着家族命运的变迁也衍生出新的时代精神。
来源:        作者:江寒秋        时间:2018年06月27日
国货新语境:如何创造东方式美好生活?
国货风潮的出现既源于一种根深蒂固的民族情结,又因为中国制造业的各个链条正在发生深刻变革,这种变革在消费升级与互联网+的大风口下,产生了正确的化学反应。它激励着传统产业链条上的从业者开始探索幽微、细致的东方生活美学并将之具现,也使得一批沉寂在时光深处的老字号有了新的发展可能。 新的消费语境,新的销售模式,新的国货匠人,这场国货运动在反思中国制造的大背景下,提供了一种路径...
来源:        作者:丁爱波        时间:2018年06月22日